第一百三十九章 初次交锋

作者:安北陌 | 发布时间:2020-04-07 09:01 |字数:3121

    陆安瑾轻车熟路的在周王府里游了一圈,周王显然并不在府,否则府里的守卫不会如此的薄弱。

    外紧内松,当然,也有可能这是周王故意为之,目的就是为了瓮中捉鳖。

    至于想要捉拿哪一个不速之客,答案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陆安瑾并不在乎,如果事情顺利完成,那最好不过。如果不幸被捉,那只也能是技不如人。

    落草为寇,怨天怨地却怨不得人。

    自从康王死后,皇城就在荣亲王和周王的手里掌控着,两家政见不合,各自占据着皇城的一半,当真是寸土都不肯相让。

    陆安瑾在周王府里慢条斯理的溜达了一圈,她想了想,决定去会一会久闻其名却未见其名的周王府的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贵妃自从上次和王上闹的不欢而散,一气之下便回了府,从此之后,就再也未曾露面过。

    然而,安静的时候最容易胡思乱想,尤其是她无怨无悔的付出了这么多年,却得不到一丝的温柔。

    这让她无比的心殇,也无比的愤怒。当初爱的有多深,现在恨的就有多强烈。

    当爱消失的那一刻,心也就跟着死了,也就不存在什么旧情难忘。

    所以,当她得知王上死的那一片刻,她只是眉头皱了皱,干涩的眼眶并未落下一滴泪来。

    本来周王还担心她会承受不住,没想到她一点反应都没有,但她如此的反常,却让他更加的忧心了。

    陆安瑾到的时候,贵妃正在对镜贴花黄。她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觉得这女人的行为十分的诡异。

    哪有人大半夜的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,她第一反应便是,这女人恐怕因为受了巨大的刺激,所以精神失常了。

    陆安瑾径直把门打开了,贵妃听到了开门的声音,素手微微一顿,而后又慢条斯理的为自己轻扫蛾眉。

    “你的眉毛画的不对称,一个粗一个细,委实不太好看。”

    贵妃微微一笑,轻声细语的问,“你观察的很仔细,我都没有看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在下帮小姐么?”

    贵妃的笑容更灿烂了,她轻轻的点点头,坚定的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陆安瑾也不矫情,说到做到,她从贵妃的手中拿过笔,专心致志的为她描起眉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杀我的吗?”

    “小姐与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,我为何杀小姐。”

    贵妃的笑容淡淡的,她似看破了红尘,清亮的眸子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神采。

    “通常半夜不请自来的,一般都是不速之客,像你这样的,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天空更加的广阔,天下何其之大,有趣的妙人不计其数,小姐常年束缚在一方之地,自然会觉得惊奇。”

    贵妃淡淡的笑了笑,“或许你说的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顾无言,直到陆安瑾放下手中的笔,贵妃又轻声追问,“你今日来找我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情,就是想看看小姐的美貌,外加和小姐交个朋友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,什么事情都瞒不了小姐。”陆安瑾一本正经的拍着彩虹屁,“我来呢,确实有些事情想要麻烦小姐。”

    贵妃开门见山的道:“那若是我不答应呢。”

    陆安瑾很无所谓的道:“小姐答应最好,不答应也无所谓,反正我不会轻易言弃的。”

    贵妃勾唇,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,她抬起头,温和的看着陆安瑾,眸光微闪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”陆安瑾笑的没个正行,“就是想让小姐多多劝劝周王,北萧内里已经腐朽不堪,已然无药可救,不要白费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贵妃的眉头皱也不皱,她幽幽的说道:“可是,这事情并不是我父王说了算的,毕竟,掌控皇城的人,不只我父王。”

    “荣亲王那里无须担忧,我自有办法。只要小姐能说服周王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不答应呢。”

    陆安瑾浅笑着道:“小姐定然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贵妃转头,直直的看着她,“你为何这般笃定?”

    陆安瑾又笑,“因为我知道,小姐对这片土地已然恨的深沉。”

    既然爱而不得,那便彻底的毁掉。

    贵妃闻言,再也无法保持淡定,她霎时撕掉了若无其事的伪装,眸子深处隐隐约约露出一丝疯狂的火光。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知道的?”

    陆安瑾甚是散漫的靠在墙上,双手环胸,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贵妃的眼神越加的疯狂,她胳膊一扫,将桌上的瓶瓶罐罐全部挥落,噼里啪啦的一阵响,最后全部阵亡。

    陆安瑾沉默的看着散落在地上的碎片,忽然沉声追问道:“小姐,恨一个人比爱一个人更累,年华易逝,你真的要让自己过的这般累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付出了这么多,他却从未正视过我,我明明比那个女人更爱他,为什么他就是不肯好好的看看我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在乎,可是越是想不在乎,她的心里就越加的难受。

    如今,她已经痛的快要无法呼吸了,可是她却不能告诉他人。

    凤凰于飞,人人艳羡;如今凤凰落难,哭诉只会让旁人笑话她的无能。

    “小姐,若是心里不痛快,就跟着我毁了这片让你伤心欲绝的土地,开启新的生活,去过新的人生,凡事都从头来过。”

    贵妃的脸色苍白无比,她无力的趴在桌子上,嘤嘤啜泣。

    那压抑的哭泣声让陆安瑾觉得无比的辛酸,虽然她们是敌人,可同样都是女人,那种痛苦实在太绝望。

    “王上已经死了,你的孩子也已经死了,这辈子你都不可能再有他的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贵妃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被陆安瑾直截了当的戳破了,她再也忍不住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贵妃这一番哭诉,终于引来了值夜的丫鬟,只听拍打着房门,询问的声音充满了惊慌。

    王爷临走之前可是再三的交代,若是娘娘有任何的损失,就让她们的脑袋开花。

    贵妃一直未有回应,只是哭泣的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。

    丫鬟等了许久,再也忍不住心里面那无助的恐慌,正准备破门而进的时候,就听见贵妃狠厉的骂了一句,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丫鬟咬了咬牙,跺了跺脚,最后麻溜的滚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为何不让丫鬟进来?”

    贵妃闻言,泪雨朦胧的看了她一眼,“怎么,你就这么想死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想死,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小姐 想不想让我死!”

    贵妃冷哼一声,“你早就知道我不会让你死,要不然你也不会闯进我的闺房了,这会儿装什么傻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聪明。”

    贵妃擦干了眼泪,呆呆的看着铜镜中满脸沧桑的女人,许久之后,露出了一丝疲惫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陆安瑾临走之前,拍了拍她的肩膀,她长长的叹了口气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情之一字,向来磨人。身处其中,个中冷暖,如鱼饮水,自知。

    如若自己跨不过情殇的那道坎,旁人说的太多,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毕竟,伤不在己身,就无法体会到那种站在山崖顶的忐忑心情。

    一半的绝望,一半的期盼。

    周王回来的时候,听说贵妃哭泣的事情,抬脚便往贵妃的院子里走。

    “郡主现下可好?”

    丫鬟惴惴不安的看了一眼前方急走的男人,抖着声音答道:“郡主一切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为何哭泣?”

    丫鬟不语,主子的事情,她一个下人怎么敢猜测。

    “媛儿,”周王踹开门,果然看见贵妃的双眼红肿,他二话不说,反手就给了丫鬟一巴掌。“本王让你们好生照顾郡主,你们就是这样照顾郡主的?”

    丫鬟吓的赶紧跪在了地上,不停的磕头道:“奴婢错了,请王爷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恕罪?要是郡主有什么事情,就算你们有十个脑袋,都不够本王砍的。”

    贵妃被吵的头疼,她冷淡的看了一眼额头直冒血的丫鬟,冷声说道:“父王,与她无关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丫鬟还算合她的心意,现在她也不想换人。

    “媛儿,你这是怎么了,为何忽然哭了?”

    贵妃淡淡的笑了笑,“女儿只是心情不好,没什么大事,父王不必惊慌。”

    周王的眼眸深处杀机重重,“是不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,在你的面前嚼舌根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父王,女儿真的只是单纯的心情不好,与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。”她顿了一下,仿若不在意的问道:“父王,你觉得北萧现下如何?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,周王就忍不住的叹气,“怎一个乱字了得!”

    “那父王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荣亲王那一个老顽固非要推举九皇子上位,可是那九皇子本王已经想不起他是何模样,怎会同意?”

    贵妃追问,“那父王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?”

    周王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父王,北萧如今群龙无主,王上和王太后前后暴毙,其他部落首领互相攻伐,长此以往,北萧定亡。”

    周王叹了口气,“你说的这些,本王怎会不知?只是,当年王上忌惮本王的兵权,本王早已经将兵权交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如今的他只是一个空壳司令,握有兵权的官员偏偏是荣亲王那一派的,加上他和荣亲王向来不和,他手下的兵自然不会听从他的号令。

Copyright © 2019 i8s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举报邮箱:6292731@qq.com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客服邮箱:6292731@qq.com QQ:62927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