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八章 判教

作者:墙外行人gt | 发布时间:2020-01-29 16:37 |字数:3029

    最快更新上善经最新章节!

    常子进强忍伤痛,道:“你撞见我们尊者,那是死路一条,很着急么?”

    虞可娉听他口吻,似乎张胜等都不在此处,道:“尊者在与不在,无关痛痒,我来问你,被囚禁的乡民,和你欺瞒百姓画押的借据,如今都在何处?”

    常子进冷笑道:“我若不说,却又如何?”

    虞可娉道:“你不肯说,咱们便将你手指一根一根斩落,若还不说,再一根根斩去脚趾,最后仍不肯讲,这条舌头留着也无用了,将来便让你做个行不得路、写不成字、讲不了话的废人,你敢不敢试?”

    冯林二人听她说的如此狠毒,脸上都微微变色,娄之英却知她是故意恐吓,要让对方生出惧意,那时再套问便易占上风。常子进道:“你莫唬我,东钱派是江湖七大派之一,向以名门正派自居,怎会动用这般残忍的私刑?你们折磨于我,那是有违侠义道,传将出去,好说却不好听。有种便将爷爷一刀杀了,等官面追究下来,瞧你们的端木掌门怎生应对!”

    虞可娉道:“东钱派门规甚严,自不会逼供于你,不过这里自有人对你恨之入骨,他们要不要行刑,我们却管不着。”将耿四等三个乡民扶起,又道:“耿师傅,这庙宇方圆不小,若一间间搜寻,只怕夜长梦多,何况不知还有没有什么暗门密室,将你等的亲眷关押在里头,不如你去问问常老板,亲手将亲人们救出。”拾起地上柴刀,递入他手中。

    耿四右臂已折,他虽痛入骨髓,但怒气更盛,左手接过短刀,道:“多谢各位大英雄相救,冯大侠,小人日间多有得罪,望你大人有大量,先允小人救出妻小,再去向冯老爷谢罪。”忍痛一步一挪,向着常子进走去。

    冯林二人面面相觑,明明觉得此举甚为不妥,但又不便劝止别人不救亲眷,当真是说也不是,走也不是,虞可娉看出两人尴尬,道:“冯师兄、林师兄,这人极其嘴硬,只怕到最后也不肯招供,不如咱们兵分两路,劳烦二位师兄再去前院探究探究,看能不能找到囚牢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冯林二人知她有意支开自己,免得将来有人言传东钱派的子弟行止不端,于是点了点头,飞身上房,不一会便隐在黑夜之中。常子进本是个硬朗之人,但看到耿四满脸扭曲,行状已近癫狂,而自己刚刚才凌辱于他,这回落入他手,哪里还能讨得好去?索性转过头来,向娄虞二人道:“你们……我瞧你二位身手不凡,必也是名门之后,你们便……便眼睁睁看我受尽折磨而不管么?”语气已不如先前那般强硬。

    虞可娉道:“我无门无派,要做什么也没人理会,这位大哥却是正派子弟,只要你肯说出实话,他保你不死便是,但你执意不说,我们总不成阻拦别人去救亲人。”

    常子进见耿四已走到身前,两眼似喷出火来,直勾勾盯着自己右手五指,索性把牙一咬,道:“且慢动手,我放人即是触犯教规,左右都讨不得好去,但总好过眼下受苦。耿老四,那边地上的兄弟负责看押送饭,他们也都知道监牢所在,你问他们便知。”

    虞可娉笑道:“你倒乖觉,自己不亲口说出,却让下属招供,那样罪责便小一些。只是这一层我们早已想过啦,数十号人关在一起,地方必然不会太小,你道好难找么?耿师傅想问你的,却是那些诓人的借据在何处!”

    耿四一经提醒,顿时想起,高呼道:“对!你把字据放在哪里,今日一并交卸出来!”不等常子进回话,一刀向他小指砍落,但耿四乃是寻常乡农,并没有学过武功,加上柴刀又钝,这一下却没砍准,正斩在常子进右手背上,登时砍了个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常子进血流如注,他真气一泄,被封的穴道反而解了,正想挥拳还击,娄之英早从一旁跳过,重新点了他三处大穴,又倒出药粉替他止血,道:“你不肯说,这位耿四爷可不会跟你客气。”

    常子进也知耿四不会对自己有半点容情,再硬挺下去,只有更增苦楚,把心一横,道:“你们不用再逼问了,从这里再过去两座殿房,有一个偏殿,神龛后有一座暗门,那里正关押着百姓们的亲眷,至于借据,都是由八尊者亲手收着,她老人家这几日在不在慈岩镇上,我却不知。”眼见众人露出狐疑之色,知道这番话很不令人信服,叹了口气,又道:“罢了罢了,俱都说给你们来听,只求别再折磨于我。本教凡是此类物事,向由尊者保管,除了借据,还有……”他话尚未说完,娄之英耳听破空之声传来,心中正道不妙,眼前突然一道银光闪过,一枚绣针正中常子进咽喉,常子进毒气攻心,哼都没哼一声,仰身倒地毙命。

    只听屋影中有人叹道:“可惜,可惜,八尊者这一针缘何不瞄准敌人,却先清理叛教的下属?”

    另一个女声回道:“哀尊的事,还轮不到七尊者指手画脚。”她虽然语气冰冷,但声音婉转悦耳,直是说不出的好听。

    娄虞二人定睛观瞧,就见下首屋影里走出三个人来,其中一人身着青袍,高瘦如杆,一人身穿紫衣,紫头紫脸,口生獠牙,还有一名女子白衣白裙,白纱罩面,三人腰间都系着绿色丝带,正是张胜、广剑凉和曹茉。广剑凉鬼笑道:“八尊者不肯先射杀敌人,只怕是另有原因罢?”

    曹茉刚要反唇相讥,张胜伸手一拦,道:“大敌当前,教内的是非,咱们待会再说。娄朋友,鄱阳湖一别,你我有日不曾见了,可还好么?”

    娄之英审时度势,知道若单打独斗,这三人无一是自己对手,但若一哄而上,那就不易对付,何况曹茉还有神鬼莫测的诡异机关,这时也不知冯林二人到了何处,若出言呼救,未免有示弱之嫌,于是踏步上前,将虞可娉和三个乡民护在身后,正声道:“谁是你的朋友!你们行事卑鄙,专门残害百姓,今日我便替乡亲们讨要说法,你三人便是齐上,娄某何惧!”

    张胜笑道:“偌大的狮子庙,你真当只有这几个教徒么?”把手一挥,屋影中又走出数十个大汉,瞧来足有二十来人。

    广剑凉道:“五尊者,这小子屡次和我们为难,是本教的大敌,又何必跟他说这许多废话,咱们并肩子上啊。”抽出柳叶刀,率身后的教徒便冲,张胜知道这些乌合之众上去再多也是无用,招呼一声曹茉,自己也跟着加入了战团。

    娄之英低声道:“娉妹,我去抵挡一阵,你伺机带着乡亲们先逃。”举掌迎战广剑凉和张胜。广、张二人若合全力,原比娄之英高出一筹,但他俩疏于配合,加上众教徒围在四周参战,不断扰乱战局,反倒成了累赘,三人竟斗了个旗鼓相当。广剑凉向外一瞥,一眼看见曹茉抱着双臂,正优哉游哉地观战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高声叫道:“八尊者,你却在闲看什么!还不快射这小子一针,早早绝了后患!”

    曹茉道:“刘大人说了,这人似乎知道不少朱氏宝藏的线索,你们若杀了他,只怕颇为不妥,这样罢,我射他身后的女子一针,你们趁他分心,先拿住了他再说!”

    娄之英闻之大急,虞可娉武功平平,万难躲过这鬼魅机关,而菠莲宗的银针涂有剧毒,当真是见血封喉,若被撩中,哪里还有命在?当即连拍两掌,打算先将广、张二人逼退,但他心中一急,招式未免有些散乱,第一掌挥出呼呼挂风,第二掌却未打实,此时张胜也跟着拍出一掌,二人内力一碰,娄之英只使出三分力道,自然吃了大亏,向后趔趄退出三步,广剑凉看出破绽,挺刀直劈,眼见这一下就要斩在肩上,却见娄之英腰身一扭,使出师门绝学鹏程万里,三滑两滑,重又护在虞可娉的身前。

    曹茉向旁挪了三步,闪开了角度,举臂对准虞可娉道:“看看是你的轻功快还是我的飞针快!”刚要射出,就听屋顶有人喝道:“你飞针再快又有何用,难道真以为天下间无人能破么?”

    张胜等菠莲宗教众都是一惊,举头向上看去,就见月光下一个青年蹲在屋脊,手中握着一把乌漆墨黑的兵刃,也看不出是刀是剑。广剑凉一见此人,心中顿时一慌,娄之英却喜上眉梢,高声叫道:“邵大哥,快快下来助我退敌。”

Copyright © 2019 i8s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举报邮箱:6292731@qq.com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客服邮箱:6292731@qq.com QQ:6292731